Fantaisie Café

花と英雄主羲。

【双玄】一晌眠 全文txt

看了很多双玄文,看到太太这一篇终于哭了,在娘娘发现贺玄心魔要救他的那里,心情随着贺玄感同身受😭😭😭 万年潜水党上岸实力吹太太,几篇abo写得也超级缱绻💜

啾酒九:

【链接🔗见评论】

占tag抱歉!发个修完的网盘链接!❤

[燕陆]却回烟棹上瞿塘 17


十七、

一路策马奔腾,二人在巳时便到达成都城。
漫步市集,燕宇单手捧着油纸,陆少临用竹签戳出一块凉糕塞进嘴里。远远看见芙蓉坊门前,荆棘凶神恶煞地塞给王蓉一把质地上乘的九江湾刀。王蓉看起来特别开心,不知说了什么,荆棘啐了一口,气势汹汹地转身离开,走出几步刚好同燕宇打了个照面。
凶神的表情这才有所缓和,歪歪头约燕宇找地方过招。荆棘身后,王蓉招呼着陆少临过去帮忙处理几条活鱼。陆少临提篮跑向芙蓉坊,匆忙间抛给燕宇两个茅梨。
蓉城初秋难消暑气。南城郊攻拆不过百招,荆棘已大汗淋漓。撇下要去喝热茶的燕宇,抓过茅梨一头扎进树林里,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。

飘香楼临窗的位置仍能隐约听到城西飘来的鞭炮锣鼓声。...

[燕陆] 却回烟棹上瞿塘(12-13)

独轮车(?)

新一章依然卡在车技上,在隔壁陆花驾校里观摩学习了半年朦胧美的意识流车技,上手依然困难ˊ_>ˋ


[燕陆] 却回烟棹上瞿塘(10-11)

十、


    陆少临在杭州待了几日,前往武当派参加掌门卓人清的寿宴。

    正所谓冤家路窄,南金风北长虹的少镖头在武当山脚下遭遇了。相互冷嘲热讽着寒暄一番,二人同时上了栈道。关伟不如陆少临会耍嘴皮子,铆着劲往上爬,陆少临在后紧追不舍。二人几乎同时爬到了山顶,光顾着大口喘气,也没注意到底是谁先一步登顶。两位少镖头四目相对来往几个眼刀,一东一西隔花坛站着。

    陆少临第一次到武当派,左看看右看看,只觉比起自家镖局气派非常。身后各个门派的少侠围成一圈有说...

[燕陆]却回烟棹上瞿塘 (6下~8)

六(下)、


       第二天,陆少临刚刚吊儿郎当地逛到教场,就见燕宇远远地将神术抛了过来。陆少临下意识接住老伙计,疑惑地看向燕宇,只见燕宇右手长剑,左手短刃。青袍凛凛,不怒自威。


        陆少临曾耳闻青城绝学“雌雄龙虎剑”,既可成多人阵法,又是单人套路。用剑者右手剑全长四尺,剑身狭长,形如猛龙;右手短剑长约二尺,刃身宽厚如刀,势如凶虎。此时的燕宇,面目沉静不动如山,周身散发着霸者之气。

       陆少临呆呆地望着他,体内涌动出两股...

[燕陆]却回烟棹上瞿塘 (4~6上)

虽说是搬文,在情节和语言上还是有一些完善和修改的。可以当作菠菜那篇的DLC版本。

脱圈近一年,再回来发现新粮并没有很多(T ^ T),就想把冷饭回回炉。好在看到官方爸爸添加的勤王组vs酒友组情节,对燕陆爱不释手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四、

四月的紫禁城,飘散着玉兰和海棠的冷香。
他坐在父王膝上,摆弄着手里的短剑。父王的手臂环绕着他,修长的手指在古琴上弹奏着不知名的清雅曲调。一曲作罢轻抚着他的头顶,对他说身为皇族男儿,不仅要修文治国、习武安邦,诗、书、礼、乐、射,皆须精通。他似懂非懂的点头,只觉得手上的短剑更加好玩。

      ...

[燕陆] 却回烟棹上瞿塘

搬文
今年2月份自己在菠菜上开了一个燕陆的坑,本来是为了自娱自乐,后来有点脱圈就弃坑了。这两天偶然打开菠菜,发现文后增加了很多留言。真的很开心有人能喜欢这篇絮絮叨叨的流水文,就想要改一改再贴到lofter上。《侠风》上线这么久,如果还有人在萌燕陆,我尽量把坑填完。 



难免OOC. 心性没有那么冷静缜密的陆少临,并不是一生只集剑爱剑痴剑的燕宇。
开车前是十分慢热的驾校学习生活,也有可能哑火贯穿始终。
文风平淡,文笔幼稚,《侠风》本传情节下燕陆相处日常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...

【陆小凤&花满楼】江湖白

御风汀:

江湖白


八月十五对江湖人而言是个很特别的日子,客子思家,乡人怀远。江湖人尤其的风尘仆仆,因此也就尤其的容易感激。除去少数可团圆的世家大族,那在外赶路的游侠浪子,再怎样铁石心肠,都不免对月长吁起来,有月觉痛,没月更痛,有家觉难,没家更难,因此早早都买好大坛酒,痛不可当处预备一醉了事。
陆小凤已度过很多个八月十五,虽然未必是这样的八月十五。他有很多朋友,而这些朋友中又有很多也是浪子。各家酒楼妓院,也不会因为八月十五就歇业,相反的价格还要更贵些。
“昨日是八月十五吗?我以为是八月十四哩!这可怎好,我又过丢了一天。”


此外,八月十五的另一个含义...

1 2 3 4 5 ————
©Fantaisie Café | Powered by LOFTER